褚在

不会写文

【许墨x李泽言】Tomber amoureux(1)

*温柔宠夫教授许墨x主动纯情总裁泽言

*Tomber amoureux=坠入爱河

*热恋中设定

月光洒在街上,许墨身着棕色风衣,一副书生模样,金丝眼镜夹在高挺的鼻梁上。晚风拂过已然有了丝微的凉意,黛紫色眸子里却尽是宠溺,盛了春水,无限温柔足矣融化腊月冰雪,恭候多时的他并没有因为温度的骤降与焦急的等待而乱了阵脚。

许墨身旁的李泽言眼底深沉,一条亚麻色围巾围在脖上,冷冽的风乱了他的发,一身西服却依旧整洁无皱。

“等了多久。”不及对方开口,李泽言先询问,语气平静,丝毫听不出迟到的歉疚。

许墨抬抬眸子,答:“没多久。”

李泽言:“公司那边耽误了会儿。”低头看了眼许墨前年生日送他的金属手表,泛着冷光。

许墨牵着李泽言的手,吻着他完美的侧脸。李泽言把脸别了过去。当许墨的眼光再次注视着李泽言棱角分明的侧脸时,古铜路灯下的苍白的脸竟然染上红晕,李泽言长长的睫毛在风中微颤地垂着,在许墨眼里分外可爱。

李泽言在许墨实验室和公司之间,折中租了间高级公寓。李泽言的别墅离公司太远,许墨的实验室也偏离市中心,干脆租了间相对而言“小”了点的顶层公寓。

终于有个独立的二人空间了。李泽言这么想到,却要仍然装作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冷着个脸。

许墨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他把帽子挂在衣帽架上,顺手把围巾解下,拿在手上。

李泽言注意到了他的举动:“放那就好了。”许墨只是满眼笑意地坐在他的身边,拿起围巾环住了李泽言和自己的脖子。

“幼稚。”李泽言垂下眼睛,顺便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

许墨低下头,他精致的薄唇几乎是贴在了李泽言的眼角,他感受着爱人的均匀的呼吸,浓密英气的剑眉,深邃的眼窝,让许墨痴狂的最后还是那双紫黑色眸子,多数时候是冷漠的,精明的,偶尔是狡黠的,只有在他面前是柔和的。李泽言不曾依赖别人,他更信任自己,在遇见许墨之前,他坚信只能相信自己,世界上不会有任何可以依赖的对象。然而,当许墨用指腹与微笑轻轻触及李泽言内心的冰山,融化只是一瞬,依赖与信任却是长久之时。

许墨静静地吻着李泽言的眼角,再到高挺的鼻梁。看李泽言没反应,许墨一把揽过他的腰,撕咬着对方的上唇,舌尖灵活地掠夺着李泽言每一寸口腔,企图占领,宣誓着主权。李泽言并没有默认了这个极具侵略性的吻,而是一反平常的冷酷,热情主动地回应着许墨炽烈的爱,安静的空气中夹杂了令人脸红的啧啧水声,红晕再次爬上两人的脸颊,直到李泽言几乎缺氧时,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分扯出细细的银丝。

李泽言拉进了和许墨的距离,双手搭在他两边宽阔的肩膀上,再次凑过去。这次许墨玩心大起,蜻蜓点水般的在对方的唇瓣上蹭蹭,迅速往后分开,李泽言恼羞成怒,伸长了脖子好不容易够到许墨,然而只是一吻便又被推开。李泽言眉头一皱,推着许墨的肩膀把他压在沙发扶手处,使他无处可躲,便再次吻了上去。这次的许墨并没有推脱,闭上双眼回应着泽言。只不过很快的,许墨便反客为主,吻得身上人全身酥麻,只得靠手臂硬撑着许墨的肩膀。许墨的手搭在李泽言的腰上,顺势把手探进了那人上衣,温柔抚摸着精壮的肌肉,手感极佳,李泽言的腰塌下去了,全身发颤,再加上许墨的轻抚,他分开了许墨的唇:“够了……许,许墨…”李泽言趴在许墨的胸膛上喘着气,满脸通红,粉红的舌头藏在齿贝间若隐若现。许墨深情地注视着李泽言潮红的面颊,自己也随着他上下起伏的胸膛而微张着嘴喘气。

待到空气渐渐冷却下来,想到明天还要去实验室,后天周末。许墨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吧。”李泽言换了个姿势靠在许墨的怀里,平日里不管是李泽言还是许墨,一忙起来都没个头,所以二人都更加珍惜能够独处的时光。

“嗯。”李泽言哑着嗓子地答应了,他现在如图一只恹懒的大型猫科动物,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他不喜欢这个时候还要在爱人面前遮遮掩掩。李泽言不善于表达,却想在许墨面前淋漓尽致地表达对他的依赖和爱。

——TBC——

评论(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