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在

不会写文

【韩叶】退役后无聊的一天


修改过了,之前那稿简直没眼看

————————————————

*和韩叶夫夫过一天!!

*欢乐沙雕向!小甜饼!全是糖qwq

*轻微喻黄




# 每一天从斗嘴开始



昨天叶修又是玩荣耀到很晚很晚。



叶修睡在韩文清宽阔的怀里,叶修的手紧紧环住恋人,攀在他的宽厚的后背,对方则紧紧搂住他的腰。

清晨的一缕阳光溜了进来,照到叶修的脸上,叶修被晒醒,往韩文清的怀里钻了钻,韩文清早就醒了,他用手抚上叶修的侧脸,脖子和耳垂——难得见到这么温柔的老韩,装睡的叶修心里想。


“醒了?”叶修心想,不好,被发现了,“那就起来。”韩文清用手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叶修却和万年胶一样,粘着韩文清,抱着他死不放手,“老韩,再陪哥睡会。”


韩文清使了劲儿,挣脱叶修的怀抱,把他一个人晾在床上,叶修打了个滚儿,抱住韩文清的腰,嘟哝了声儿:“泡面。”

韩文清翻翻白眼:“又吃泡面?”

“那就豆浆油条包子吧。”

“……我不会包包子炸油条,家里也没有豆浆机。”



“切,哥点外卖去,没用的东西。”叶修伸了个懒腰,伸长了白腿打算踢一脚韩文清的后背,不料全被看穿,白净的脚踝被抓住,一拽就被拽下了床。


叶修被摔的清醒了不少:“老韩,你真不懂怜香惜玉。”

“你不是香,也不是玉,我干嘛要怜你。”


叶修眼巴巴地看着他:“哎哟出息了,一大早就要和我吵架,不说了,我自己煮泡面去了!这年头,没几个男人靠得住的。”

“笨蛋,没烧水。”

“……”叶修最后还是默默拿起手机点开美团外卖。



早餐第一顿果然还是没有买外卖。

韩文清下厨,叶修在客厅看荣耀快讯。

——惊!斗神叶修和拳皇韩文清微博深夜隔空发糖,引众多网友惊呼。

——喻文州被网友拍到疑似退役,原因居然是和某队员一起准备后年婚礼!



叶修偷笑着扔掉了手机,看着满桌的菜肴,拖着腮帮子:“我说最近的新闻记者,为了博眼球还真是使出浑身解数啊。”



韩文清给叶修到了杯热水:“那都是些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小心烫着。”


“我看新闻说文州也快退役了。”叶修敲开一个鸡蛋开始剥壳。

“我上次见到他,他说还要去和黄少天领孩子。”韩文清把围裙解下来放到椅子后面,“退役对所有职业选手都是迟早的事。”

“你说,我们要不要也领个孩子。”

“养死了怎么办。”

拳皇大大还真会毁气氛呢……

“……额,不不不,我是说,养,养个大一点儿的,太小的小孩儿我也搞不定,就五六岁那样子。”

“那就不会养死了吗?”

……



这个人真是不会聊天。叶修把剥好的鸡蛋放在韩文清碗里。

“拿走,锅里还有。”

“我想等日子定下来在考虑别的,领证,结婚,小孩……”

叶修看了眼自己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也是啊,韩文清刚在联盟总决赛里求的婚,隔天就宣布退役,两人一起买了房,才有了如今的生活。

叶修细细地嚼着嘴里的面包。

韩文清看出来他在思考:“别想太多,做好现在最重要,下午还要去直播吧?别忘了。”

“哎哟,你瞧我都忘的一干二净,什么时候去啊。”


“你忙的时候也忘,现在成天闲在家里也忘,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韩文清喝了口水,“两点半有一档直播节目,两点出发,包括问答和粉丝互动之类的,似乎是某网站知名度很高的自媒体大V。”

“我们知名度不也很高嘛。”

“……”



# 金牌盲人司机叶师傅, 不到目的地不要钱(但是要命欸)

“哎呦喂,搬砖去咯!”叶修打着方向盘,伸了个懒腰,“想当年哥在联盟,那都是专车接送。”

这辆车也是二人用一起储蓄的钱买的。

韩文清手抱在胸前,因为太阳太大所以带了个墨镜,一看就更不好惹了。

“老韩,你这个样子。”叶修看了眼他,“连交警都不敢来找你。”

“不过今天也真是太晒了吧,Q市太阳也忒大了,我的眼睛快被晒瞎了。”

韩文清一言不发取下了墨镜,给叶修戴上了。

“谢了,”叶修嬉皮笑脸,偷瞟了一眼后视镜,“欸老韩,看哥就不一样,帅气俊朗中透露着亲和力。”

“你驾驶证没忘吧,小心等会儿警察找你。”韩文清难得和叶修打趣儿。

“靠,要先抓的也是你啊。”叶修握着方向盘笑起来。

“我见过盲人按摩,还没见过盲人开车的。”韩文清不屑。

“呸,别瞧不起盲人,”叶修脸上那副大墨镜快要从鼻梁上滑下去,“你说说,假如你到时候也开家按摩店,你看谁赚的多,咱家铁定定亏本儿。”

“行啊,开按摩店,那你最多也是个门童干不了什么活,而且凭什么说咱亏本?”韩文清居然被否定了。

“害,你那力气下去,人家骨头都给你按摩按碎了进医院了靠,钱是赚不到了少赔点医药费成吗?”

韩文清哭笑不得:“你有毛病。”无奈地笑着看向窗边。

“是,我是有毛病,先结算一下医药费。”

“……”



#认真对待工作直播的韩叶夫夫

“hello大家好,我是兴欣战队退役成员叶修。”

“额,这是我的,嗯,家人,韩文清。”

被迫介绍对方,叶修有点尴尬。

“大家好,我是霸图退役成员韩文清。”

弹幕飞快过去,晃的韩文清眼睛疼,随便定睛一看,大概就是

「领证了吗领证了吗」

「啊老叶又帅了」

之类的(。)

主持人采访环节开始,要求二人共同回答。

——韩队您好,您当年是所向披靡的霸图队长,您对今年参赛的霸图队有什么想说的吗?

“希望各位继续向冠军努力。”

——叶修队长好,请问您作为当年荣耀的传奇人物,这次退役,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嘶,以后还是会从事荣耀相关的职业,但领证结婚养小孩也会的。”

——(共同提问)想必大家都看到了两位前辈手上戴的戒指(镜头给到戒指特写),二人一起走过这些时光,有什么想对对方说的吗?

“老韩,谢谢你。”

“嗯,也谢谢你。”

(其实最后一个问题如此和谐的原因是,这是二人之前商量好的回答,结果真的押到了题,



真实反应其实是


叶修:“那个,老韩,咱来一次哈。——咳咳,你好,韩文清,有什么想对你英俊强大优秀潇洒的伴侣说的话的呢?”


韩文清:“……”

“你好韩文清大大,请不要假装自己是周泽楷,你可没人家帅。”


“滚。没事我就走了。”

“诶诶诶别呀,那你就说谢谢就可以了。”

“谢谢你,叶修。”

……太配合了吧!“谢谢,拳皇大大,亲爱的文清老公。”叶修抛了个媚眼。


“到时候回答别这么肉麻。”


“这种话还是关上门讲比较好。”



——粉丝提问

“一位叫"韩叶一生推"的小伙伴说:老叶你好,平时你都怎么称呼老韩的?额,就老韩,叫别的他也不爱听。”

——主持人:“什么叫‘别的’?”

(韩文清眼神威胁)叶修悻悻地说:“……清清……吧……”

弹幕炸成了烟花,韩文清的脸黑成了沥青。

“咳咳……网友"修修我吃定你了"说,叶修大神喜欢吃什么?泡面吧,他最喜欢吃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

“那还不是,你不做饭嘛!”

“那我做好了饭你嫌难吃去煮方便面是什么情况?还好意思和我说调料包不见了,让我拌点葱花酱油榨菜当调料!”

「不经意间又撒狗粮了」

「我是泡面。」

「我是葱花。」

“最后一个问题!名叫"荣耀不灭"的网友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已经订婚了所以结婚也不是太远的事情吧,是吗?"(看向韩文清)

“这个问题应该给我,”韩文清接过叶修手里的提问卡,“领证应该会和,家里长辈聊聊再决定,至于什么时候领,大概今年春节我们回家会去询问爸妈时会定下来。”

叶修:“所以?”

“说实话吧,我很喜欢现在吵着要结婚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叶修(看着叶修不禁笑出了声),所以,晚点儿,至少不是今年。”



# 清清和修修收工啦


“好累啊。”叶修瘫倒在副驾驶的位置,勉强系好安全带。

韩文清明显也很疲惫,只是一言不发地开着车,天色已经很暗了,他把下午的墨镜别在T恤领口上。他说:“去后排躺着眯一会儿。”


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打起了精神,直起身子来:“我发现今天的采访和提问很奇怪。”他想了想,“尤其是,我们在一起之后,准确来说是你和我求婚之后,娱乐性的采访问答变多了,想当年哥被问的那都是荣耀里的光辉历史。”


韩文清:“这不是正常的吗,人人都八卦。”他握着方向盘,用手挂档的时候,流畅的肌肉线条让叶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韩文清,”叶修沉默了一会儿,“你其实不太喜欢和别人分享我们的故事对吗?”

“不然我也不会去闲的没事和你‘押题’。”韩文清冷着脸,“而且,你居然连那种话还能说出去。”

叶修装傻:“什么话?你说清清呀?”


韩文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叶修又来劲了:“老韩听起来太糙了,而且和我们没在一起的时候叫的一样。行了,我一会就叫你清清了。”


“荣耀语音打Boss的时候也这么叫。”


“你敢?”韩文清威胁,


“而且你不觉得吗,清清和修修,有一种,淡泊名利修身养性的感觉。”

“……”韩文清表示都快被这个没节操的人带坏了。



#平常听修修的,床/////上要听清清的


“叶修你洗快点,磨磨蹭蹭的!”韩文清眼皮子打架,两人回家已经快十二点了。

“催什么催呀,你要等不及,一起啊。”叶修从浴室里探出个头来。

韩文清火气上来了,就在叶修面前把衣服一脱,狠狠地扔在地上。


“诶诶诶大哥大哥别动手老韩我很快啊啊啊啊啊不要——”


浴室里传来了奇奇怪怪的声音,可惜都被水声掩盖住了,最后叶修是被韩文清用浴袍裹住扔到床上。


还在滴水的叶修看了眼只在腰上围了个短浴巾的韩文清:“我困了,我要睡觉。”


韩文清正在擦头发,瞟了眼叶修。


叶修从他深沉的眼神里读出了什么:“嘿你这人怎么比我还不要脸?!睡觉都不给睡?昨晚是谁凌晨两点催我睡觉的?”

韩文清,一把扔掉擦头发的毛巾和腰上挂着的浴巾,向叶修走来。


“诶诶诶哥警告你啊不要过来!”


“刚才是是谁邀请我一起洗澡的?”韩文清一笑,“还说我不‘不要脸’?我等会让你自己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要脸’。”韩文清一把扒开叶修的浴袍,一口咬在了白净的脖子上。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叶修眼角顿时泛起了泪,看着窗外的月,月光洒在阳台上,看着玻璃窗前的自己,他可以估计到自己今晚的命运如何了,而现在就是祈祷不要到时候去到窗前或者阳台上去或者更糟……


总而言之,看着眼前的韩文清,和他肩头上触目惊心的咬痕和抓痕,这个夜定是个不眠之夜。



此时此刻。



喻文州和黄少天扒拉着婴儿床,蹲在床前。

“她睡得好香。”

“嗯,乖孩子这个点都睡了。”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我们也去睡吧。”

“好。”喻文州宠溺地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头,“那就下次吧。”

这边的月光很是宁静呢。



END



写完了,一气呵成,很沙雕很轻松,真是太爽了。

我永远都是清清的男人(爽)

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