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在

不会写文

【周叶/微喻黄】关于家规

*夺去自由小少爷周泽楷x经济独立大学生叶修

*微喻黄

*对不起我承认有点玛丽苏

*后半部分节奏太快,dbq我会改的

希望各位喜欢|・ω・`)


#1

“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怎么就要开学了我还没去打过荣耀出门旅游啊啊啊啊!”黄少天烦躁地抓着自己的黄毛儿,“救命救命救命,最恐怖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和喻文州约会呢他明天就要出国了呜呜呜呜叶大大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黄少天的室友叶修则不紧不慢,坐在窗边的书桌旁,悠闲地翘着腿,刚刚历经高考的二人,就连一部分的书和试卷还没来得及扔掉,沙发底下全是一张张摊开的试卷。意料之中,二人都去到了同一个理想的大学。喻文州则选择出国深造,让黄少天难过了好一会儿,好说歹说也是高中闹得整个学习路人皆知的捆绑人气cp,他们本以为高三与高考是唯一一座暂时没有翻过的大山,可是等到他们真正跨过去了,才发现那才是第一座。


“急什么呢,人家又不是不回来了。”叶修安慰黄少天,这么几年二人第一次分开,这种情况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啊对了,我说少天,”叶修从转椅上转过来面对着发愁的他。


“咱这屋是不是得收拾下了,万一以后有什么客人,这不太好吧。”

黄少天赌气:“反正也不会是喻文州,爱谁来谁来。”

“你自己看看,这下得去脚吗。”

“好了好了好了!不就打扫个房间吗实在不行我住大学寝室里去呗,反正这房子呆太久了也没啥意思只是收拾东西太麻烦了……”


叶修拿起手边的耳机堵上了耳朵。即便他习惯了这么多年来室友朝他发送的垃圾话,在心烦意乱时还是会有些无奈。


#2

可能在今天的某一刻,刚落地的喻文州还在和黄少天煲电话粥,或许叶修仍然在打荣耀,又或许,某一段小小的故事就这样被无声地启动,不动声色地,像春天的枝条,延生着,显示着茂盛的生命力。


今天不是周泽楷的生日,却是全家人都重视的,属于他的成人礼,一定要等亲戚朋友全都有空,人到齐了才开始。

周泽楷换上了酒红色的西装,暗纹点缀看上去十分精致。此刻的他眉头紧皱在一起,焦躁地扯着系得太紧的领结。周泽楷无疑是紧张的,尽管他很反对父亲的高调行事,尽管他不愿在众人面前说话,尽管他讨厌这样,讨厌那样,他仍旧不会说出去,因为,反抗只会被顽固的父亲视为——不孝,这触碰到了家规的底线,对没错,周家一直都有的家规,周泽楷从小一直都熟烂于心的。

“小周,今晚别让爸爸失望。”周父走进了房间,“你那些叔叔阿姨,特意从国外飞回来看你的,你看看你那二舅,刚刚谈完一笔单子,接到电话二话不说就立马赶了过来。”他扶着周泽楷的肩膀,可亲又和善,这更成为了周泽楷不敢“伤害”父亲的理由之一了。

“好的,父亲。”周泽楷垂下眼睛,打不起半点精神。

周氏独子周泽楷,很少听到关于他学业方面的新闻,却在高考时考到了本市最好的高校,其他时候听到的消息,都是关于周泽楷什么颜值高和各种玛丽苏设定,他自己看了都反胃。这个少爷当的吧,总觉得哪哪不快活,钱是个好事儿,周泽楷和全世界所有有钱人都这么说,但是总会有些别样的情绪掺和进来,搞得一点也不开心。


#3

新生报到这一天的到来让叶修这个老油条都有点手足无措,这里指的是他的心态,而不是行动。

他骑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黄少天叼着一片面包坐在后座,吃不完了就撕下来一块儿,甩甩手伸到前排问叶修同志:“辛苦了师傅,来一口?”“去你的,谁吃的口水。”叶修一边笑着一边扭过头。

这俩的亲密举动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什么,毕竟是小时候还一起洗过澡的竹马,最多算个铁哥们儿。男朋友,还是算了吧,他俩互相看不上,又无法离开对方,彼此是家人一般的存在。

“嘿,你看呐。”黄少天突然猛的拍叶修肩膀,叫到,“我靠靠靠,兰博基尼!谁他妈这么高调。”

叶修抬了抬眼皮子,是有那么一辆看似拉风实则耗油的跑车在校园门口停了下来。他曾经认真地和黄少天分析过,为什么说“跑车是给富人开的”而不是“供富人买的”呢?原因是这样,跑车不仅车贵,而且开起来耗油,把兰博基尼停一群奥迪大众之中的商场地下车库,看似闪闪发光倍儿有面子,那都是买完车付不起油钱的穷比。

叶修不是仇富,只是习惯性揶揄:“还真是有钱人。说不定人家买这么久就开这么一次,为了儿子可真不容易。”

话音未落,车门开了,只不过下来的是几个中年男子,卸下了车上的行李。

黄少天撑着叶修的肩膀在后座上站了起来:“我靠,这么贵一车,只是为了搬行李?我还想看看是哪个富家小少爷呢。”

叶修耸耸肩:“诶诶诶小心安全,你等会摔下去别怪我没提醒你。人家的钱人家的车,爱咋折腾咋折腾,行了,下去,我也要去停车了,在这等我。”

黄少天长腿一跨,手插着兜,嘴里碎碎念着:“我和文州也会有车的,肯定会的……”


等到叶修把车上好锁,拿下车筐里的北极狐包——暑假当网管外加省吃俭用买下来的,给黄少天使了个眼色。

“走啊,帅哥儿。”

“你也不错,叶神大大。”

大学,这个词对于高中生模样的二人,还有点生疏,有些恍惚,可能还沉浸在繁忙的高三试卷里吧。

至于未来规划,叶修和黄少天谈过一次,就一次,还是在黄少天幻想什么时候和喻文州领养小孩的时候,叶修告诉他,自己以后还是想当个电竞玩家,最好能走职业,实在不行就游戏直播,毕竟叶修还是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的。


叶修和黄少天两人并肩走在林荫路上——大学的绿化环境都这么好的吗?是不是全世界的大学都有一条长长的路两边种满了树?

就在叶修在找新生报到处时,看到了熟悉身影。“少天,看。”黄少天伸伸脑袋:“哟不是那群行李人吗?在他们前面的就是那个的富二代吧?”

一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拿着大包小包飞快地走在前头,满脸通红满头是汗,明显是想要甩掉身后的人们。

“少爷,老爷说了不能让您拿包。”

“我自己来可以。”

“可是老爷说过的……”

“快走。现在,很丢脸。”

这才看到那一行人灰溜溜地溜走。黄少天在叶修旁边笑起来:“哈哈哈我靠我初中好像看过这本小说……唉我靠太好笑了……”叶修摇摇头:“别吵,人家听得见。”只见叶修说完这句,那位“少爷”便转过头来看着他们吃瓜的二人。

叶修一个不小心就这么尴尬地对视上了。

他本来只是想笑一笑表示抱歉,可后来他发现,这个玛丽苏男主角,还真的是男主角。

眼眸明亮漆黑,即便有一定距离,叶修还是觉得这是他看过最大的眼睛,比他和少天的高中同学王杰希另外一只大一点儿的眼睛还要大上个几倍,而且亮而有神,带着点少年的清澈单纯,看不清汗珠,却能看到他的面价因为快走或者害羞丢脸而显现出一种可爱的绯红,鼻梁高挺,嘴唇微张,胸膛因为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当叶修想要回过去冲着人家笑一下的时候,“男主角”早就已经走远了。


“哟,对上眼了。怎么,看上他了?”

叶修推推他:“去你的,我再怎么喜欢钱也是喜欢自己幸幸苦苦赚来的,还是把你的龌龊思想放在文州身上吧。”

两人打打闹闹,最后在校园里瞎逛才找到新生报到处。


#3

“啊开学也没有想象地那样糟糕啊!”黄少天刚上完一堂课手里提着滑板,这所大学没有强制性要求住宿,于是二人还是选择呆在这所公寓,“没有作业 不用早起,哈,太爽了。”。

“你刚上了啥?”叶修问,抓起一旁的北极狐书包和矿泉水,下节是他选的游戏设计。

“管理学,我妈让我选的。”

“那你妈真好,我爸妈自从知道我要当职业电竞选手就没和我打过电话了。”

“害,那你爸妈还不是放不下面子,哪有父母和孩子道歉的。”

叶修沉默,穿鞋的时候停了停,当黄少天转身进房了之后,他才默默起身,关上了门,夹了一句:

“我倒是希望他们原谅了我。”


叶修手插在兜里,步行前去教学大楼,身上没有一件衣物来自家里,都是自己打工挣的钱在网上随便买的地摊货,不像黄少天,即使出柜家人还是全力支持,自己搬出来住还只是为了独立和个人空间。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成为,被依靠被信赖的人啊。叶修神色又复杂了几分,他不禁联想到了前几天见到的富二代公子哥,人家的生活那是羡慕不来的,从小含着金汤匙,和他就不一样。

永远不会一样。

叶修用手往后梳了梳头发,但忽然发现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发际线,又把手插了回来。

心烦呐,叶修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见自己来的还早,把帽子带上打算睡一会,想把自己方才的情绪里带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左边传来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儿,极其好闻。他却连眼皮都不愿意抬,继续睡去,一直到课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左右两边都坐满了人。

叶修抬起头,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带了笔记本电脑过来,唯独他没有。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听课。

他下意识去瞄了眼左边的人,淡淡的香水,漆黑的眸子——欸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那个有钱的主吗?

周泽楷自然意识到了有人在盯着他,而这个人就是,当天一起笑他的人。

Mac笔记本,supreme卫衣,江诗丹顿手表——我去,都不要钱的啊。叶修心想,把视线集中在了自己光裸白净的手上,转了转笔。


毕竟是第一堂课,也不是特别无聊,叶修心想,至少没有让他再萌生出逃课的打算了。

下课起身离开时,叶修对周泽楷歉意的笑笑,表示对上次的无理而表示抱歉。周泽楷看了一眼和他一起出了课室。

之后二人就并排走在一起。

“你叫什么?”周泽楷先发问。“……小伙子实在不好意思,上次是我朋友他,你知道的,他没怎么见过世面情商也低……”黄少天在卧室里打了个喷嚏,叶修一边心里想着对不住了兄弟,一边嘴上推脱着周泽楷的问题——他不想有新的朋友,更不想他们以什么样的眼光,什么样的高傲姿态把他甩在后头,嘲笑他的寒酸生活。

“不是的,没关系。我只是想,认识你。”周泽楷言简意赅,好像一句也不愿多说。

“啊,叫我叶修就好。”叶修看着身边这个沉默寡言的靓仔,他知道或许自己不应该上下打量他,可是出于礼貌他讲话时看着他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去品味欣赏的精致的五官,然后,就变成了“打量”。

“周泽楷。”周泽楷心里其实还有点想说的话,可他不敢。

这个朋友吧,叶修本身也没打算深交,只不过看着人家的确单纯宽容善良,还有点小帅,还是同一个专业的,还是发展一下好了,叶修心想。


#4

小长假。

叶修的耳朵快要炸了。

喻文州准备了惊喜给黄少天,说他明天就回国。黄少天无比兴奋,从公寓里的各种房间窜来窜去,正好老师布置了论文,叶修正心烦意乱着,找不到人组队去研究课题,黄少天这么一吵,脑子就更大了。

“找你的富二代去组队啊!别在这扫小爷的性子!”黄少天踩在叶修的床上说。

叶修犹犹豫豫,说没有联系方式,不知道怎么找到他。

“唉你这人,看我的!”黄少天从兜里掏出手机,“叫什么?”

“周泽楷吧……”叶修不大确定地说。

“你看你搞半天连人家电话都没要到,开什么玩笑?”果不其然,黄少天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没到半小时就找到了周泽楷的微信,“给你。真是的,我还期待你们之间能有啥火花呢原来联系方式都没有?飞鸽传书吗?”

叶修发送了好友申请。


偌大的房间里漆黑一片,门死死锁着,周泽楷的感官此刻越发的清晰,大脑却越发沉重,被淋过雨,秋风无情吹过的后果最坏的也就是这样了。周泽楷举步艰难,最后还是全身湿透地躺在了床上,他没力气脱衣服,他剩下的最后一丝力气都用去锁门了,连灯都没开。浑身湿乎乎的,发丝上的水珠还低落在了精致的小脸上,这张脸此时此刻烧得通红,头疼欲裂,胳膊也不听使唤。

鞋一踢,自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等他被手机消息来示震醒,发现是名为“君莫笑”的微信用户企图加他好友。

微信号的拼音一拼就知道,是叶修。

周泽楷终于不用等了,原本心里应该是无比开心的,可如今却被那团火烧的有点麻木。

点击确认以后,他算是有了点精神,想去洗个澡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移动着僵硬的四肢,找好衣服和浴巾,去洗了个澡,多凉的水在他身上流过以后都变烫了,周泽楷觉得自己身上能够有火苗出现,然后变成恶龙,飞到天上喷火球烧掉这个家,他对自己幼稚的比喻不禁笑了出声,然而,他又随即对自己高烧时扭曲变态的想法吓了一跳,甩了甩头,任凭水流从他滚烫灼烧的皮肤上滑过。


裹了条浴巾就出去,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接到了叶修的短讯。

——小周你好,我是叶修。

——最近有空吗,教授布置的那个课题,我们俩一组吧,怎么样?

若不是出于礼仪,被家规条条框框拘束的周泽楷现在一定可以丢掉浴巾从一楼裸奔到五楼。但他只是腼腆地傻笑着,回了句“好”。

开心地擦头发,开心地穿上衣服,开心地回到湿答答的床上又下来,躺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抱着手机傻笑起来,他望向窗外,窗户上倒映的是他自己的脸,沉重的大脑让周泽楷的意识有点恍惚,看着窗户里开心的人儿,他有点不认识了。


#5

周泽楷迫不及待,在第二天就选择和叶修见面研究课题了,即便自己还没吃药还没退烧,这自然不是他不和叶修见面的原因。

因为,可能这个研究要长达好几天,放假七天,可能第二天可以研究到第七天,可是如果第五天开始的话最多也只能搞三天,极有可能完成不了任务。

或许,你也可以把研究课题当做,“和喜欢的人见面”。


“我走了,小组课题研究。”周泽楷穿上鞋,拿起衣架上的风衣和围巾。“泽楷少爷你还不能走,您还没和老爷道别呢!”煮饭阿姨叫到。

周泽楷:……(靠。)

小跑着噔噔噔上了楼梯,父亲的办公室在三楼,周泽楷敲了敲门,随即有人帮忙打开,“爸我走了。”周泽楷说,他想赶紧跑掉。“别急,要去哪,还有,你鼻音好重,又感冒了?”周父在文件里头都不抬。

“去参加报告研究调查,老师布置的。没感冒,我挺好。”周泽楷回话,好像公司小员工和下属讲话一样。

“行了,快走吧。”

周泽楷一路小跑到公车站,打算快点见到和叶修约定的地方。


叶修早就到了,他不是别的,只不过在家里闲的没事干外加黄少天和喻文州腻腻歪歪,搞得他这个母胎solo非常不爽,便早早跑出来透透气儿。

“对不起,我来迟了。”周泽楷小跑着来到叶修跟前,“没事儿,我也刚来不久,那个,找间咖啡馆坐下来聊吧。风挺大的,别感冒了。”

周泽楷默认,便四处张望,看附近有没有咖啡馆。

“吃过了吗?”叶修问,和不熟的朋友聊的一般都是这种话题。

“还没有。”周泽楷摇摇头。

“我也没有,去找点东西吃。”叶修说。

周泽楷欣喜若狂,啊,这不就是他想要发展的状态吗,从枯燥无聊的课题研究,到吃饭看电影,这就是改变二人关系的第一步啊!

叶修问:“想吃点什么?”周泽楷想了想。

又想了想。

还是想不到。

于是这边就变成了有点儿尴尬的,沉默,空气变得安静,叶修不想打扰周泽楷的思考,在心中祈祷道:麻辣烫麻辣烫麻辣烫……

“我想吃点小吃,饮料之类的”周泽楷说。

“好啊,”叶修笑容僵住,“找找。”

两人就在街上乱逛着,周泽楷不敢说自己还在发烧,怕叶修嫌弃,又害怕会传染给衣物单薄的他,所以二人保持着一定距离,周泽楷在后面跟着,顺便还可以偷看叶修。

叶修回过头去询问:“喝可乐还是奶茶?”周泽楷想了想:“奶茶。”

“你好,一杯珍珠奶茶,正常冰正常糖的,你要什么?”

“也是珍珠奶茶,热的,加椰果。”周泽楷吸吸鼻子,轻轻在围巾里咳嗽了几声。他不想在叶修面前表现的娘们儿唧唧的,好歹以后在一起了,自己也想去照顾他。


“我说小周,你吃这些吃得饱吗?”叶修不解地看着拿着盒章鱼小丸子,已经喊饱的周泽楷。

“嗯。”周泽楷点点头。

“害,你像我一朋友,也是话贼少。”叶修瞎说的,他根本没有朋友,就算有,那也是一个可以把屋顶吵翻的话唠。他不觉得自己会待人不真诚,如果换一种说法能够让两人都好受,不尴尬,那他宁愿说一些无伤大雅的谎。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你有一个,很像我的朋友吗?”周泽楷有点欣喜,这不就说明了,自己也能成为叶修的朋友吗?

“是的,只不过很久没联系了。”叶修赶忙移开话题,生怕他继续聊下去,不然就穿帮了。

“哦。”周泽楷看向一边,什么嘛,原来不能长久啊。不过也好,如果还是朋友,他甚至有可能会吃醋。

“是时候该干正事了,我把资料拿出来……”叶修把包放在腿上,掏出一打书和资料。


果然,和他在一起,就是很美好很美好很开心很开心的,不像在家里……

周泽楷手上的笔突然滑落,正讨论到一半,叶修看身边那人没反应,抬起头来,看着周泽楷神色痛苦,眉头紧皱,双眼紧闭。

“小……小周?”他小声紧张地问了句。

周泽楷的视线突然移到了天花板的灯上,失去重心倒在叶修身上。


#6

周泽楷苏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家里。

正在迷惑的时候,周泽楷的母亲保住了放空的他:“泽楷你要吓死我啊!”

周泽楷陷入了二重迷惑。

他不记得自己干啥了,和叶修约会去了,约会到一半两个人喝了奶茶吃了章鱼烧,然后去了家咖啡店进行学术讨论,然后,就不记得了。

“我怎么在这里?”

“你发烧了,在外面晕倒。”周父严肃地看着他,“我就一会儿没看着你,就这么乱来,真是的。”

“叶修呢?”周泽楷问,无视了父亲的说教。

“你说你的同学吗?”周母说,“他真好,用你手机打电话告诉我们说把你送医院了,然后我们才去接的你。”

“他还把今天你们讨论的课题和进度给你了。”

周泽楷心里偷偷傻笑,脸上仍然平静:“那谢谢他了。”


叶修回到家时,黄少天给他留了小纸条:

〔我和文州去外面看电影啦!晚上不回来qvq和周帅哥玩得开心鸭~

                  衷心祝福你的黄少&喻文州〕

行吧,这俩又去逍遥自在了。说实话吧,叶修也不是没有对周泽楷动过心,只是他一开始就觉得他们只能当朋友,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而周泽楷今天的冷漠更加确定了这一点。只不过是在朋友的起哄下,让他觉得,可能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


#7

研究课题还是得做的,只不过二人只能在微信上沟通联络。周泽楷被关在家里,叶修主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自动屏蔽喻文州黄少天,这可真比在外头吹冷风瞎晃悠喝奶茶的效率高得多。


课题总算告一段落,离上课时间也不多了。叶修转着椅子悠闲地发信息:

——发烧好点了吗

——早就好了,谢谢你。

——那就行  我去打把荣耀 终于可以休息一阵子了

——你也打荣耀吗?

叶修愣了愣,他看不出来周泽楷这么一个乖乖学生仔模样的学生还会打游戏。

——打好几年了都  你打的怎么样

——凑合,没什么时间玩,有空切磋一下。

——好

叶修下线,君莫笑上线。

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同时,揣测着周泽楷会玩什么角色。

他反差应该很大吧?拳法家,枪炮师?或许,他比较适合玩剑客也说不定呢。

周泽楷此时翻箱倒柜地找自己的荣耀卡,玩荣耀,还是初中的事情,还记得中考前夕偷偷玩荣耀,心惊肉跳,一方面压抑着自己胜利的喜悦,一方面又在小心父母或者管家的来临,简直太刺激了!不过在那以后,周泽楷再没打过那么好玩的一次荣耀,也变忙起来,渐渐隐退了。

他学什么不是用钱砸出来的,英语出国夏令营,数学奥赛补习班,唯独打荣耀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巅峰时期差一点点就可以赶上职业选手——毕竟他有天赋在其中。

既然现在叶修也喜欢,那就再玩一玩吧。周泽楷心里想。


#8

“小周,可以啊。”叶修又在课堂上见到了他,“荣耀玩得挺溜。”叶修问。

周泽楷带着点小骄傲:“当然。”

叶修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他,一股男士香水味扑面而来,在他的耳边说:“哥带你玩吧,保证你进步得更快……”

第一次叶修靠的周泽楷那么近,而且还是第一次两人肩膀靠着肩膀。周泽楷害羞地低下了头。

叶修发现了周泽楷绯红的脸,他这时不戳破,但也不想放过他。他觉得害羞的小周怪可爱的,他把手放在了周泽楷的手上,心脏疯狂地乱跳。

叶修的手比周泽楷的手大一点儿,但是周泽楷比他白。叶修骨节分明的手包裹住周泽楷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周泽楷脸此刻都能烧起来了,耳尖红的可以滴血。但他也没有默认,抬起头,勇敢地和叶修四目相对。

“叶修,我喜欢你。”

“我也是。”叶修回答,“你应该放着让我来讲的,小周。”

周泽楷没等他说完,一把揽过他冲出还在讲课的课堂,关上门后把他摁在门上吻了起来。

叶修被他过于热情主动给吓到了,这还是周泽楷吗?他果然,反差挺大的啊。

叶修快要吻的喘不过气来,推开了周泽楷。

“对不起叶修,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周泽楷满脸通红,喘着气,就像叶修第一次见到他那样。

“……”这次不回答的,选择沉默的,换成了叶修。

“先回去上课吧。”

“我们可以,慢慢来。”叶修理智地回答。

只不过再次从后门溜进课室。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没有再放开过。


#9

最近学校大新闻层出不穷。

一是学生会会长扬言要找管理学院黄少天那种类型的男孩交往,结果被黄少天在学校q群里问候了全家。

二是,“校草”周氏小少爷谈恋爱破碎无数少女梦,结果还是和一个没名没气的普通人。


室友黄少天和男友周泽楷同样都是学校风云人物。叶修每天和这两个人在一起待着,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唯独一点,他怕这话传到了周泽楷家里,他的家人会怎么看他。


周泽楷牵着他的手:“不管他们怎说,你只会是我的男朋友。”叶修靠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好啊,那以后呢。”

“以后我养你啊。”周泽楷笑着说。

“呸,敢情你把我当狗使唤了。”叶修锤了锤周泽楷的肚子。

终于有一天,不再是自己嫌黄少天喻文州那一对了。叶修和周泽楷靠在沙发上,叶修甩掉拖鞋枕着周泽楷的大腿,看着盯着电视机的他。

“打荣耀去吧,小周。”

“看完最后一点点好了。”周泽楷把零食塞进叶修嘴里。


#10

若干年后。

〔周泽楷和叶修的完美默契配合,是他们登顶荣耀冠军的关键!〕

“还看啊,这一场的比赛回放,你看了快两百遍了。”

“嗯。”周泽楷放下手机,搂着叶修的脖子,“叶神,辛苦你了。”在他脸上落下了个吻。“谢谢你教我怎么玩荣耀。”

叶不羞老脸一红:“哪里哪里,孺子可教也。”


周泽楷看了看落地窗:“你第一次给我发短信时,我就是在那里给你回的。”

叶修挑挑眉:“这都记得啊。看来那次你真的烧的不轻。”


叶修看着落地窗,窗外是一片繁荣光景,五光十色,灯火通明,不禁憧憬起了美好前景。


“我们以后领两个小孩吧。一个姓周,一个姓叶。”

“你说说,到底要不要定制个什么家规?”

周泽楷不屑:“定家规干什么?等他们长大以后破坏的吗?”

他还补了一句,生怕叶修没get到他的意思:“就像我一样。”

叶修和周泽楷四目相对会心一笑,闭上眼睛慢慢地品味现在及未来的美好时光。


END

衷心感谢阅读,熬夜产物


那个那个如果喜欢不点个关注或者推荐一下吗(我,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