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在

不会写文

【露中】七夕•久逢

伊万x王耀


 

七夕短小的文也传上来辽

二人处于冷战

ooc

(两百年没写APH了)


 


#1


莫/斯/科


 


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知道得越多,就越撕裂。但是,他们都有着同痛苦相对称的清澈,与绝望相均衡的坚韧。 ​​​


即便窗外下着细雨,伊万也没有在室内呆着的意思。雨丝挂在他铂金色短发上,微颤的睫毛下是一双明澈的紫色亮眸,无神地倒映着窗外的细雨,苍白的脸被寒风轻抚着,他就这样僵硬地靠在门上,双眼无神地目视前方,心绪被风扰乱,烦躁却无奈。


 


伊万急于分开,他本以为给予对方更加自由的空间能够好好冷静一段时间,没想到剩下的只有无穷的苦涩思念,这么一分开让他感觉尤其不适,他还想看到那人的琥珀色明眸,融化冰山的笑容,甚至渴望听见充满少年气的嗓音呼唤他的名字。


——不行,这都不行。


伊万始终放不下去当那个主动和好的人。


 


 


#2


上/海


 


王耀刚下班回到家。换了鞋扔掉公文包,下意识地低下头,却在打开手机的前一秒犹豫了一下,琥珀色眸子一丝复杂闪过,难以言喻地,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


公寓的面积不大却很适合二人居住,起初二人同时在居住地上犯难,最后还是伊万放弃了莫/斯/科的工作飞到中/国和王耀开始了同居。


手机没在闪,说明没有讯息。王耀心里暗暗地想,一边又生出无名怒火来,几千块的手机用着几亿人都在用的网络,就是没个短信电话来。来了说不准还会嫌它烦。王耀如此安慰自己道。


他把脸埋进柔软的沙发靠垫里,是伊万喜欢的小苍兰味香水,眯起眼睛,不得不说这个靠垫真的很舒服……王耀鼻尖蹭着绒毛,一如他喜欢在冬天蹭伊万的浅棕色毛衣一样。王耀在毛绒靠垫下做出了妥协,他承认是有点想伊万(的毛衣),但是,比起这个,王耀还是想把这个道歉的机会让给自己温柔的伴侣,七夕节正好快到了,他认为浪漫过了头的俄/罗/斯先生一定会借用一个惊喜来冰释前嫌。


 


然而他并不知道两人此刻都默契地作出了让步。


 


 


#3


几个星期过去了,双方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就像当年的苏/联和美/国那样,杳无音讯。


七月份的上/海无疑是炎热的,火辣的骄阳仿佛可以灼穿皮肤,二人的生活也快回到正轨,换句话说,他们彼此互相的失去与离别,并不可以对对方的生活作出任何的影响了,也就是,他们不在需要彼此了。


王耀处于事业上升期,忙起来自然是无暇顾及这些事情——即便伊万占据了他生命的几乎一大半。而伊万请了个假,假快要结束了,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得回来一趟。就算是回来递交辞职信的,也必须回上/海。


 


伊万百无聊赖地翻着上/海的酒店里摆好的台历,数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假期天数,注意力无疑是集中在了后天的七夕节上。


还记得二人第一次在中/国过七夕,王耀把牛郎织女的故事解释给他听,伊万听毕也只不过蹙了蹙眉,提出疑问道:“那岂不是七夕节是给一年只有一天才能见面的情侣过的。”王耀一时语塞,一时找不到话怼回去,只得冲着他傻笑起来,也不知道是在笑谁。


 


这个七夕…该怎么过呢……伊万的手指轻敲着酒店桌面,看着台历上的“七月初七”发愁,王耀肯定是想伊万会先道歉吧,不然也不可能这么久都没声音,伊万不信他能憋这么久,反而起了玩心,看他能等到什么时候,反正人都在上/海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杀到王耀住处,不如伊万自己就当那个“小心眼”好了。两人都闷着,没有要去道歉的打算。


 


 


#4


七夕节节日气氛浓郁,王耀也终于沉不住了。他甚至开始有点害怕,害怕伊万是不是真的想分手了,是不是和他待在一起腻了,他本性多疑,加上街上各路情侣刺激,心态极不平衡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骨节眼怎么能掉链子呢?王耀气急败坏地问自己,似乎还不解气一样,又在手机上踩了一脚。心里还安慰着自己没事,可以新买,其实早就心态爆炸,问候了伊万远在俄/国的各路亲戚祖宗十八代,最后静下心来,深呼吸告诉自己,没错啊,他就是另寻了新欢,是时候解脱——


王耀感觉一只宽大的手掌覆上了他的肩膀,轻轻一拉,处于温暖熟悉的怀抱里王耀想抬头,他渴望抬头好好凝望那双自己被迷倒过无数次的,紫水晶般的眸子,却只能看到头顶夜幕,眼前的人低下头来,柔软温热的触感相接触,伊万轻柔地吻在王耀的唇上,还是那么温柔,带着点他特有的冷冽气息。这种只属于他的气息,和甜蜜又惊喜的兴奋包裹着整个七夕的王耀,这只属于,仅仅属于他们无数次吵架和好的一次。


 


 


#5


次日清晨。


“我们当时为什么吵架来着?”王耀只觉得腰酸背痛,此刻就连记性都不太好使了。


“我不大记得了。”“作始俑者”坏笑说,纯净的紫水晶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或许再来一次我就会记起来吧。”


 


——END——


于2019.8.9   凌晨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