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在

不会写文

【许墨x李泽言】Tomber Aumouruex(3)

🚗🚗预警

第三章终于出来了  忙傻了


餐厅内,食物摆盘精致味道鲜美,也的确像许墨说的那般,李泽言目前对他安排的约会还算满意,但是,也仅限于满意。

许墨并不满足于此。

一直到,李泽言在喝了几杯酒后,离开餐厅在副驾驶座位上在他脸上留的两个,轻柔的吻。

他早就醉了吧,毕竟今天的酒都是他一个人喝的。许墨心里想,但又转念一想,职场应酬上酒品过人的华锐总裁,怎么可能就醉了。

许墨不自知地望向他,只见李泽言也望着自己,深紫色眸子里却恢复了平常的冷静和漠然,但不得不承认,酒精还是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李泽言平常的霸气严肃,如今倒是有点朦胧,亦或是带着诱惑性的温柔,总之是许墨说不出的感觉,却足矣让他发狂,渴望让他被自己好好在身下疼爱一番。


李泽言心里却在想,此时此刻的许墨,简直就是一枚毒药,又或者直接一点,说是催情剂也无碍,黛紫色眼里总能说出故事,分明是神秘莫测的颜色,然而却能让爱人觉得诱惑性极强,万分性感。

“不走吗?”总裁发话,他实在是等不及要回家了。

许墨回过神来,一脚油门踩到底。汽车的尾气和路面飞尘被甩在了空气里。


补档点这里


【许墨x李泽言】tomber amoureux(4)

*好久没更


  

*(为什么熟男组一直在开车【bushi】


  

初晨,洁净的窗帘被清晨凉爽的风吹开,整个房间都和白色的梦境一样,无瑕单纯。


  

床头的一边放着一摞书籍和金丝眼镜,而在另一边,则摆放着最新一期的经融杂志和ipad还有电子阅读器。


  

整洁有序,一尘不染。


  

唯独地板和床上没有那么洁净整齐。


  

地板上是两件快要干透了的衬衫,西装长裤,领结领带——当然还有,男士贴身衣物。沙发上限量款的名表就这样随意地丢弃,奢侈品牌大衣也被当成了地毯。

不论如何,种种迹象表明,昨晚定是一场恶战。


  

李泽言渐渐从睡眠当中醒来,一睁眼,便是身旁那人温柔熟悉的笑。

又是一晚没睡?李泽言想问,但是他昨晚叫到嘶哑的嗓子无从开口。

许墨只是看着李泽言刚刚睡醒的迷糊样儿,看惯了精明的总裁,果然还是如今这副样子让人觉得可爱。

“醒了?”许墨爱抚着李泽言的面庞,满眼笑意和宠溺,昨晚的红潮已经褪去,却已经迷人而立体。

“喝水。”李泽言裹着被子换了个方向,许墨这么盯着,他有点不适应。

李泽言看着许墨轻松起身,披了个睡袍,走到客厅倒水。

待到许墨回来,李泽言刚想伸出手接过,只见许墨喝了口水,把水含在嘴里,捉住李泽言裸露在被子外的肩膀,凑上他的嘴唇。

李泽言一惊,却没有推开他,任凭水滑过二人的唇齿,许墨品尝着自己的舌尖,水由于过于激烈的动作往外流,李泽言的嘴角顿时出现了两道水痕。


  

许墨擒着李泽言的下巴,逼迫李泽言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下午华锐开会?”

李泽言“嗯”了一声,面色潮红。

许墨看着他为难的样子,笑出了声:“我送你。”


  

李泽言刚想开口说声谢谢,许墨便接了一句:

“知道你下床走不了路。”


【许墨x李泽言】Tomber Amoureux(2)

*还是热恋中

李泽言把剩下的工作安排给了魏谦,自己便匆匆离开了公司。临走前还是有点声音,职员们窃窃私语自家老板怎么最近反常,如今还提早下班了。

“这么明显,谈恋爱了呗。”

“不会吧,总裁什么时候有这个闲心。”

“别瞎BB,策划案写完了没,不然又要加班。”

李泽言只把这些当做过眼烟云,进电梯,他对镜反复整理自己的衣领和和领带,袖扣扣了一遍又一遍,确认发型整洁,才大阔步地走出电梯。

即便二人交往时间不短,然而李泽言和许墨还是会认真对待每一次约会,李泽言会特意花时间精力去打扮一番自己,许墨偶尔偶尔会为了不久后的约会去找裁缝订制一套西装。如今二人的关系已经让他们觉得不用再去那么费事打扮,态度却已久认真,尊重彼此。

许墨把车停在公司楼下,李泽言知道许墨会提前约定时间五分钟到,为了不让他等待太久,自己也把时间调快了,也缩短了二人不能相见的距离。

“我今天带你去家餐厅,西餐,我之前在法国的朋友开的。”许墨对李泽言说,“你肯定喜欢。”

李泽言挑挑眉,顺便把许墨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最后带着笑意:“棕色,很适合你。”

许墨好不容易得到了苛刻李总的认可,眉头舒展,微微仰起头。只见夜色渐临,晚霞在高楼大厦之前铺垫晕染着墨色的天。只属于二人的时光终于来临,许墨一想到这剩下的时光掌握权于他之手,便心情大好。

餐厅内,食物摆盘精致味道鲜美,也的确像许墨说的那般,李泽言目前对他安排的约会还算满意,但是,也仅限于满意。

许墨并不满足于此。

一直到,李泽言在喝了几杯酒后,离开餐厅在副驾驶座位上在他脸上留的两个,轻柔的吻。

他早就醉了吧,毕竟今天的酒都是他一个人喝的。许墨心里想,但又转念一想,职场应酬上酒品过人的华锐总裁,怎么可能就醉了。

许墨不自知地望向他,只见李泽言也望着自己,深紫色眸子里却恢复了平常的冷静和漠然,但不得不承认,酒精还是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李泽言平常的霸气严肃,如今倒是有点朦胧,亦或是带着诱惑性的温柔,总之是许墨说不出的感觉,却足矣让他发狂,渴望让他被自己好好在身下疼爱一番。

李泽言心里却在想,此时此刻的许墨,简直就是一枚毒药,又或者直接一点,说是催情剂也无碍,黛紫色眼里总能说出故事,分明是神秘莫测的颜色,然而却能让爱人觉得诱惑性极强,万分性感。

“不走吗?”总裁发话,他实在是等不及要回家了。

许墨回过神来,一脚油门踩到底。汽车的尾气和路面飞尘被甩在了空气里。

许墨匆匆把车停在了地下室,就和李泽言上了电梯,密闭的空间中空气急速升温,许墨拿眼角的余光瞟李泽言 ,明显嗅到了一丝紧张,他一把搂过李泽言的肩膀,缩短二人的距离,在他耳边低声安慰:“别紧张,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情的。”指腹摩挲着李泽言干燥的唇,刀锋般薄嘴唇透露着危险的讯息,然而这只手瞬间被李泽言打下:“还在外面,离我远点。”他的脸不知道是因喝酒还是羞赧,而显露出微微绯红。许墨轻笑,看了眼被打掉的手和身边的人,李泽言因为燥热而解开了风衣纽扣,面色通红,眼底翻涌了些许墨平常不曾见到的,暗潮涌动的情感。

【许墨x李泽言】Tomber amoureux(1)

*温柔宠夫教授许墨x主动纯情总裁泽言

*Tomber amoureux=坠入爱河

*热恋中设定

月光洒在街上,许墨身着棕色风衣,一副书生模样,金丝眼镜夹在高挺的鼻梁上。晚风拂过已然有了丝微的凉意,黛紫色眸子里却尽是宠溺,盛了春水,无限温柔足矣融化腊月冰雪,恭候多时的他并没有因为温度的骤降与焦急的等待而乱了阵脚。

许墨身旁的李泽言眼底深沉,一条亚麻色围巾围在脖上,冷冽的风乱了他的发,一身西服却依旧整洁无皱。

“等了多久。”不及对方开口,李泽言先询问,语气平静,丝毫听不出迟到的歉疚。

许墨抬抬眸子,答:“没多久。”

李泽言:“公司那边耽误了会儿。”低头看了眼许墨前年生日送他的金属手表,泛着冷光。

许墨牵着李泽言的手,吻着他完美的侧脸。李泽言把脸别了过去。当许墨的眼光再次注视着李泽言棱角分明的侧脸时,古铜路灯下的苍白的脸竟然染上红晕,李泽言长长的睫毛在风中微颤地垂着,在许墨眼里分外可爱。

李泽言在许墨实验室和公司之间,折中租了间高级公寓。李泽言的别墅离公司太远,许墨的实验室也偏离市中心,干脆租了间相对而言“小”了点的顶层公寓。

终于有个独立的二人空间了。李泽言这么想到,却要仍然装作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冷着个脸。

许墨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他把帽子挂在衣帽架上,顺手把围巾解下,拿在手上。

李泽言注意到了他的举动:“放那就好了。”许墨只是满眼笑意地坐在他的身边,拿起围巾环住了李泽言和自己的脖子。

“幼稚。”李泽言垂下眼睛,顺便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

许墨低下头,他精致的薄唇几乎是贴在了李泽言的眼角,他感受着爱人的均匀的呼吸,浓密英气的剑眉,深邃的眼窝,让许墨痴狂的最后还是那双紫黑色眸子,多数时候是冷漠的,精明的,偶尔是狡黠的,只有在他面前是柔和的。李泽言不曾依赖别人,他更信任自己,在遇见许墨之前,他坚信只能相信自己,世界上不会有任何可以依赖的对象。然而,当许墨用指腹与微笑轻轻触及李泽言内心的冰山,融化只是一瞬,依赖与信任却是长久之时。

许墨静静地吻着李泽言的眼角,再到高挺的鼻梁。看李泽言没反应,许墨一把揽过他的腰,撕咬着对方的上唇,舌尖灵活地掠夺着李泽言每一寸口腔,企图占领,宣誓着主权。李泽言并没有默认了这个极具侵略性的吻,而是一反平常的冷酷,热情主动地回应着许墨炽烈的爱,安静的空气中夹杂了令人脸红的啧啧水声,红晕再次爬上两人的脸颊,直到李泽言几乎缺氧时,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分扯出细细的银丝。

李泽言拉进了和许墨的距离,双手搭在他两边宽阔的肩膀上,再次凑过去。这次许墨玩心大起,蜻蜓点水般的在对方的唇瓣上蹭蹭,迅速往后分开,李泽言恼羞成怒,伸长了脖子好不容易够到许墨,然而只是一吻便又被推开。李泽言眉头一皱,推着许墨的肩膀把他压在沙发扶手处,使他无处可躲,便再次吻了上去。这次的许墨并没有推脱,闭上双眼回应着泽言。只不过很快的,许墨便反客为主,吻得身上人全身酥麻,只得靠手臂硬撑着许墨的肩膀。许墨的手搭在李泽言的腰上,顺势把手探进了那人上衣,温柔抚摸着精壮的肌肉,手感极佳,李泽言的腰塌下去了,全身发颤,再加上许墨的轻抚,他分开了许墨的唇:“够了……许,许墨…”李泽言趴在许墨的胸膛上喘着气,满脸通红,粉红的舌头藏在齿贝间若隐若现。许墨深情地注视着李泽言潮红的面颊,自己也随着他上下起伏的胸膛而微张着嘴喘气。

待到空气渐渐冷却下来,想到明天还要去实验室,后天周末。许墨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明天下班,我去接你吧。”李泽言换了个姿势靠在许墨的怀里,平日里不管是李泽言还是许墨,一忙起来都没个头,所以二人都更加珍惜能够独处的时光。

“嗯。”李泽言哑着嗓子地答应了,他现在如图一只恹懒的大型猫科动物,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他不喜欢这个时候还要在爱人面前遮遮掩掩。李泽言不善于表达,却想在许墨面前淋漓尽致地表达对他的依赖和爱。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