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在

不会写文

【短篇韩叶/喻黄/周江】联盟乐队的夏天(1)



*主韩叶,含喻黄,周江。

*大概是热血cp向?

*学生党垂死挣扎,熬夜肝文,一天三篇,谢谢各位


#  信仰


九月到了,凉风渐起。

叶修在某个校园的角落里蹲下来,一只白色的猫便从树丛里窜出来,在他的红白相间的校服外套上蹭了蹭,叶修捏着柔软的粉色肉垫说:“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就在几天之前,叶修被父母扫地出门,被迫住校。

叶修一个人拎着箱子出去的时候,门后的最后一句话是——

“你敢组什么破乐队就不要回来了。”


“行吧。”叶修把小白猫放在脸边蹭蹭,“那我就听一次你们的。”


“我不回来了。”


#   音乐


叶修对耳机,藏了点异样的感情。

那是发小喻文州送给他的。

“喜欢听歌?我也是。”喻文州稚气的脸怎么看都带了点成熟的温柔,“我这耳机送你啦,反正我还有很多。”

叶修把耳机当宝贝。

他喜欢在鼓点和电吉他声里释放自我,在叛逆和撕扯的嗓音里发泄愤怒,叶修本身就是一个不听话的好学生,老师看他成绩好却管不住他。总而言之,叶修见多了阿谀奉承油嘴滑舌的同学,各个心怀鬼胎,时不时背后插刀,他自己只需要在优异成绩单和奖学金盖成的宫殿里无拘无束地奔跑,把年级第一的试卷折成纸飞机,呼一口气扔向大门外的污浊恶潮,炫耀起他与生俱来的天赋。


叶修耳朵上有几个洞,都是自己偷偷摸摸跟着苏沐橙去打的。


叶修这种从小养成的优越感,给了他对所有人的某种嘲讽,到也不是看不起瞧不上,他只是,有着一种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看透世间一切并保持介于冷漠和愤怒之间的一种情绪。

正处于叛逆青春期的他,更是加深了对一些丑恶嘴脸的憎恶。


叶修就是这样的,听起了摇滚乐。


#  意外


“你可能也听的是朋克吧。”喻文州弯弯眉眼地笑着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叶修翻了翻手里的教材书本。

“因为,我也听。”喻文州眼底满是感慨,“我五岁的时候,父母让我学习电子琴,其实挺闷的。”


“你爸妈前几天来我们家了,说你想组乐队。”

“是吗,他们应该,早就不把我当回事儿了。”叶修苦笑。

喻文州抓住叶修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不,请你一定一定不要放弃自己。”

叶修抬起头,和喻文州四目相对,喻文州深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天边的星芒。

“嗯。谢谢你,文州。”

“我有个朋友……他也很想组乐队的。”喻文州小声地说。

叶修眼睛放光:“真的吗真的吗!”

“可以一起啊,你那个朋友是谁?我可以认识吗?”

“他是我,男朋友。”


#  早恋


叶修怎么也想不到学生会会长带头早恋,还是和男孩子。

“你可别说出去了,叶修。”喻文州和叶修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叶修正踢着石子儿:“那倒不会,不过,他想怎么组乐队?”

喻文州说:“他弹了好多年的电吉他,他非常喜欢,说想和我一起组一个。”

叶修手插在兜里:“你……拒绝了?”

喻文州摇摇头:“他的要求,我哪能不应?只不过人数不够罢了。”

“找哥呀!主唱叶修,我连艺名都想好了,就叫我那个弟弟的名字,叶秋。”

喻文州摇摇头:“我们主要想去请个学校里打架子鼓的鼓手,他一直不愿意。”

“唉唉唉那先加我吧,你们有哥,一定不会后悔。”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好好好,主唱叶修大大,我们想再招个鼓手和贝斯,你看成吗?”

“成成成,带我去见你男朋友呗文州!”

“他今天不舒服,没来上学。”

“行吧,代我对嫂子问好!”


这是叶修为数不多的几次看见有光芒照进自己的世界里。


【第一位队员:键盘手喻文州。】

【第二位队员:吉他手文州未知男友】


#  少天


喻文州加快脚步离开了。

“少天,别躲在那了。”喻文州单肩背着包,把包放在身前,拉开拉链,“我给你带了食堂的布丁。”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窜出来,抱住喻文州的腰:“刚刚那个男的是谁啊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为什么你还抓住她的手打算玩暧昧然后把我给甩了你就快活自在了对吗!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活了文州不要我了不对!不对,我要独立起来找个新的然后……”


喻文州及时地用一个简单的吻堵住了黄少天剩下的所有话,“然后闭嘴。”


黄少天脸上爬上了一层绯红,看向别处哼着小曲儿,假装不在意,想掩饰自己的害羞和内心的小鹿乱撞。


“那好吧,和我讲讲那个人。”黄少天双手抱在胸前,坐在樱花树下的长椅上。

喻文州温柔地看着他,两颗小虎牙,黄澄澄的杏眼,黄少天这个人怎么都看不腻。

“他是我的发小,高一二班叶修,也想组乐队,但是,他的家人不支持他,他从开学以来一直住寝室,没有回过一次家。”


“这么惨啊,”黄少天顿时对自己方才的无理感到羞愧,“那那那让他和我们一起吧。”

喻文州点点头,表示同意了。


“唉不过那个架子鼓鼓手真的好难搞啊他。”黄少天抱怨到,“我都说了以后是同学,要相处融洽blabla一堆的他还是不愿意进来,烦啊。”


“不用了,这个让叶修去。”

“啊?”

“那个隔壁班的叫韩文清,叶修认识,让他去,保证可以。”

“我们这里除去架子鼓,可能还差一个贝斯。”


#  和音


高二三班周泽楷班长,凭着在艺术节的电吉他在全校斩获了无数粉丝,不乏妈妈粉的老师和女友粉的同学,甚至还有……男友粉。

他的同桌江波涛,玩得一手好贝斯,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二人的技术早就已经是炉火纯青,虽然离职业水平还差点,但是二人都以对方为目标,努力锻炼着。

学校音乐练习室。

“小周,就到这里吧。”江波涛看着今天状态不太好的周泽楷,大颗大颗汗水从他的下颌线滑落至锁骨。

周泽楷放下电吉他,答应了句“嗯。”拧开一瓶水,细皮嫩肉的手都快被磨出血,却仍旧打不开。

江波涛微笑:“我来吧。”他接过水,轻而易举地拧开了。

“谢谢。”周泽楷含蓄而害羞地接过水,在江波涛面前自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你好,二位就是高二三班江波涛和周泽楷同学吗?”

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我们有一件事情想麻烦您。”

“想和我们一起组乐队吗?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


周泽楷和江波涛相视一笑,再看看门口的二人,心里早就有了定论。


TBC


求一切,能求的东西【在模仿虫爹】


【韩叶】退役后无聊的一天


修改过了,之前那稿简直没眼看

————————————————

*和韩叶夫夫过一天!!

*欢乐沙雕向!小甜饼!全是糖qwq

*轻微喻黄




# 每一天从斗嘴开始



昨天叶修又是玩荣耀到很晚很晚。



叶修睡在韩文清宽阔的怀里,叶修的手紧紧环住恋人,攀在他的宽厚的后背,对方则紧紧搂住他的腰。

清晨的一缕阳光溜了进来,照到叶修的脸上,叶修被晒醒,往韩文清的怀里钻了钻,韩文清早就醒了,他用手抚上叶修的侧脸,脖子和耳垂——难得见到这么温柔的老韩,装睡的叶修心里想。


“醒了?”叶修心想,不好,被发现了,“那就起来。”韩文清用手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叶修却和万年胶一样,粘着韩文清,抱着他死不放手,“老韩,再陪哥睡会。”


韩文清使了劲儿,挣脱叶修的怀抱,把他一个人晾在床上,叶修打了个滚儿,抱住韩文清的腰,嘟哝了声儿:“泡面。”

韩文清翻翻白眼:“又吃泡面?”

“那就豆浆油条包子吧。”

“……我不会包包子炸油条,家里也没有豆浆机。”



“切,哥点外卖去,没用的东西。”叶修伸了个懒腰,伸长了白腿打算踢一脚韩文清的后背,不料全被看穿,白净的脚踝被抓住,一拽就被拽下了床。


叶修被摔的清醒了不少:“老韩,你真不懂怜香惜玉。”

“你不是香,也不是玉,我干嘛要怜你。”


叶修眼巴巴地看着他:“哎哟出息了,一大早就要和我吵架,不说了,我自己煮泡面去了!这年头,没几个男人靠得住的。”

“笨蛋,没烧水。”

“……”叶修最后还是默默拿起手机点开美团外卖。



早餐第一顿果然还是没有买外卖。

韩文清下厨,叶修在客厅看荣耀快讯。

——惊!斗神叶修和拳皇韩文清微博深夜隔空发糖,引众多网友惊呼。

——喻文州被网友拍到疑似退役,原因居然是和某队员一起准备后年婚礼!



叶修偷笑着扔掉了手机,看着满桌的菜肴,拖着腮帮子:“我说最近的新闻记者,为了博眼球还真是使出浑身解数啊。”



韩文清给叶修到了杯热水:“那都是些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小心烫着。”


“我看新闻说文州也快退役了。”叶修敲开一个鸡蛋开始剥壳。

“我上次见到他,他说还要去和黄少天领孩子。”韩文清把围裙解下来放到椅子后面,“退役对所有职业选手都是迟早的事。”

“你说,我们要不要也领个孩子。”

“养死了怎么办。”

拳皇大大还真会毁气氛呢……

“……额,不不不,我是说,养,养个大一点儿的,太小的小孩儿我也搞不定,就五六岁那样子。”

“那就不会养死了吗?”

……



这个人真是不会聊天。叶修把剥好的鸡蛋放在韩文清碗里。

“拿走,锅里还有。”

“我想等日子定下来在考虑别的,领证,结婚,小孩……”

叶修看了眼自己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也是啊,韩文清刚在联盟总决赛里求的婚,隔天就宣布退役,两人一起买了房,才有了如今的生活。

叶修细细地嚼着嘴里的面包。

韩文清看出来他在思考:“别想太多,做好现在最重要,下午还要去直播吧?别忘了。”

“哎哟,你瞧我都忘的一干二净,什么时候去啊。”


“你忙的时候也忘,现在成天闲在家里也忘,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韩文清喝了口水,“两点半有一档直播节目,两点出发,包括问答和粉丝互动之类的,似乎是某网站知名度很高的自媒体大V。”

“我们知名度不也很高嘛。”

“……”



# 金牌盲人司机叶师傅, 不到目的地不要钱(但是要命欸)

“哎呦喂,搬砖去咯!”叶修打着方向盘,伸了个懒腰,“想当年哥在联盟,那都是专车接送。”

这辆车也是二人用一起储蓄的钱买的。

韩文清手抱在胸前,因为太阳太大所以带了个墨镜,一看就更不好惹了。

“老韩,你这个样子。”叶修看了眼他,“连交警都不敢来找你。”

“不过今天也真是太晒了吧,Q市太阳也忒大了,我的眼睛快被晒瞎了。”

韩文清一言不发取下了墨镜,给叶修戴上了。

“谢了,”叶修嬉皮笑脸,偷瞟了一眼后视镜,“欸老韩,看哥就不一样,帅气俊朗中透露着亲和力。”

“你驾驶证没忘吧,小心等会儿警察找你。”韩文清难得和叶修打趣儿。

“靠,要先抓的也是你啊。”叶修握着方向盘笑起来。

“我见过盲人按摩,还没见过盲人开车的。”韩文清不屑。

“呸,别瞧不起盲人,”叶修脸上那副大墨镜快要从鼻梁上滑下去,“你说说,假如你到时候也开家按摩店,你看谁赚的多,咱家铁定定亏本儿。”

“行啊,开按摩店,那你最多也是个门童干不了什么活,而且凭什么说咱亏本?”韩文清居然被否定了。

“害,你那力气下去,人家骨头都给你按摩按碎了进医院了靠,钱是赚不到了少赔点医药费成吗?”

韩文清哭笑不得:“你有毛病。”无奈地笑着看向窗边。

“是,我是有毛病,先结算一下医药费。”

“……”



#认真对待工作直播的韩叶夫夫

“hello大家好,我是兴欣战队退役成员叶修。”

“额,这是我的,嗯,家人,韩文清。”

被迫介绍对方,叶修有点尴尬。

“大家好,我是霸图退役成员韩文清。”

弹幕飞快过去,晃的韩文清眼睛疼,随便定睛一看,大概就是

「领证了吗领证了吗」

「啊老叶又帅了」

之类的(。)

主持人采访环节开始,要求二人共同回答。

——韩队您好,您当年是所向披靡的霸图队长,您对今年参赛的霸图队有什么想说的吗?

“希望各位继续向冠军努力。”

——叶修队长好,请问您作为当年荣耀的传奇人物,这次退役,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嘶,以后还是会从事荣耀相关的职业,但领证结婚养小孩也会的。”

——(共同提问)想必大家都看到了两位前辈手上戴的戒指(镜头给到戒指特写),二人一起走过这些时光,有什么想对对方说的吗?

“老韩,谢谢你。”

“嗯,也谢谢你。”

(其实最后一个问题如此和谐的原因是,这是二人之前商量好的回答,结果真的押到了题,



真实反应其实是


叶修:“那个,老韩,咱来一次哈。——咳咳,你好,韩文清,有什么想对你英俊强大优秀潇洒的伴侣说的话的呢?”


韩文清:“……”

“你好韩文清大大,请不要假装自己是周泽楷,你可没人家帅。”


“滚。没事我就走了。”

“诶诶诶别呀,那你就说谢谢就可以了。”

“谢谢你,叶修。”

……太配合了吧!“谢谢,拳皇大大,亲爱的文清老公。”叶修抛了个媚眼。


“到时候回答别这么肉麻。”


“这种话还是关上门讲比较好。”



——粉丝提问

“一位叫"韩叶一生推"的小伙伴说:老叶你好,平时你都怎么称呼老韩的?额,就老韩,叫别的他也不爱听。”

——主持人:“什么叫‘别的’?”

(韩文清眼神威胁)叶修悻悻地说:“……清清……吧……”

弹幕炸成了烟花,韩文清的脸黑成了沥青。

“咳咳……网友"修修我吃定你了"说,叶修大神喜欢吃什么?泡面吧,他最喜欢吃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

“那还不是,你不做饭嘛!”

“那我做好了饭你嫌难吃去煮方便面是什么情况?还好意思和我说调料包不见了,让我拌点葱花酱油榨菜当调料!”

「不经意间又撒狗粮了」

「我是泡面。」

「我是葱花。」

“最后一个问题!名叫"荣耀不灭"的网友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已经订婚了所以结婚也不是太远的事情吧,是吗?"(看向韩文清)

“这个问题应该给我,”韩文清接过叶修手里的提问卡,“领证应该会和,家里长辈聊聊再决定,至于什么时候领,大概今年春节我们回家会去询问爸妈时会定下来。”

叶修:“所以?”

“说实话吧,我很喜欢现在吵着要结婚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叶修(看着叶修不禁笑出了声),所以,晚点儿,至少不是今年。”



# 清清和修修收工啦


“好累啊。”叶修瘫倒在副驾驶的位置,勉强系好安全带。

韩文清明显也很疲惫,只是一言不发地开着车,天色已经很暗了,他把下午的墨镜别在T恤领口上。他说:“去后排躺着眯一会儿。”


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打起了精神,直起身子来:“我发现今天的采访和提问很奇怪。”他想了想,“尤其是,我们在一起之后,准确来说是你和我求婚之后,娱乐性的采访问答变多了,想当年哥被问的那都是荣耀里的光辉历史。”


韩文清:“这不是正常的吗,人人都八卦。”他握着方向盘,用手挂档的时候,流畅的肌肉线条让叶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韩文清,”叶修沉默了一会儿,“你其实不太喜欢和别人分享我们的故事对吗?”

“不然我也不会去闲的没事和你‘押题’。”韩文清冷着脸,“而且,你居然连那种话还能说出去。”

叶修装傻:“什么话?你说清清呀?”


韩文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叶修又来劲了:“老韩听起来太糙了,而且和我们没在一起的时候叫的一样。行了,我一会就叫你清清了。”


“荣耀语音打Boss的时候也这么叫。”


“你敢?”韩文清威胁,


“而且你不觉得吗,清清和修修,有一种,淡泊名利修身养性的感觉。”

“……”韩文清表示都快被这个没节操的人带坏了。



#平常听修修的,床/////上要听清清的


“叶修你洗快点,磨磨蹭蹭的!”韩文清眼皮子打架,两人回家已经快十二点了。

“催什么催呀,你要等不及,一起啊。”叶修从浴室里探出个头来。

韩文清火气上来了,就在叶修面前把衣服一脱,狠狠地扔在地上。


“诶诶诶大哥大哥别动手老韩我很快啊啊啊啊啊不要——”


浴室里传来了奇奇怪怪的声音,可惜都被水声掩盖住了,最后叶修是被韩文清用浴袍裹住扔到床上。


还在滴水的叶修看了眼只在腰上围了个短浴巾的韩文清:“我困了,我要睡觉。”


韩文清正在擦头发,瞟了眼叶修。


叶修从他深沉的眼神里读出了什么:“嘿你这人怎么比我还不要脸?!睡觉都不给睡?昨晚是谁凌晨两点催我睡觉的?”

韩文清,一把扔掉擦头发的毛巾和腰上挂着的浴巾,向叶修走来。


“诶诶诶哥警告你啊不要过来!”


“刚才是是谁邀请我一起洗澡的?”韩文清一笑,“还说我不‘不要脸’?我等会让你自己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不要脸’。”韩文清一把扒开叶修的浴袍,一口咬在了白净的脖子上。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叶修眼角顿时泛起了泪,看着窗外的月,月光洒在阳台上,看着玻璃窗前的自己,他可以估计到自己今晚的命运如何了,而现在就是祈祷不要到时候去到窗前或者阳台上去或者更糟……


总而言之,看着眼前的韩文清,和他肩头上触目惊心的咬痕和抓痕,这个夜定是个不眠之夜。



此时此刻。



喻文州和黄少天扒拉着婴儿床,蹲在床前。

“她睡得好香。”

“嗯,乖孩子这个点都睡了。”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我们也去睡吧。”

“好。”喻文州宠溺地笑着摸了摸黄少天的头,“那就下次吧。”

这边的月光很是宁静呢。



END



写完了,一气呵成,很沙雕很轻松,真是太爽了。

我永远都是清清的男人(爽)

感谢阅读!